陆远的特殊培训ACOMMON.XYZ

担负一蒫牙齿债,钟鸣鼓响几时休。 这个世界的杨泽从十四岁才开始修炼海心诀,一直修炼到十八岁,四年时间,才堪堪将第一层练至大成的境界。   而第二层,杨泽始终没有练成,所以前三层的功法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足够修炼很久的了。   但那是以前的情况了,现在的杨泽,距离突破到第二层,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今天这轮修炼结束后,杨泽的体内终于能够短暂的凝聚出一缕真气。   海心诀修炼到第二层后,便能够练出一缕真气在体内,这个境界,唤做引气。   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步,当然不是杨泽自己做到的,而是靠着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仅有的一个依仗才做到的。   那是一块只有四分之一巴掌大小的黑色方体石头,根据他得到的消息,那块石头叫做黑石。   别看外表上看只是一块石头,可实际上这黑石的能力十分强大。   黑石内部自有玄秘,能够将自身修炼的功法,在黑石当中完美的复刻出来,反哺自身,供自己修行。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能力就是这黑石能够将自身吃下去的灵药转换成一股莫名的能量注入到自己的身体。   至于这能量有什么作用,他就不知道了,因为他到现在只服用过一次人参,也只被注入过一次能量,还看不出什么太大的变化。   不过已经能够感觉到的,就是他现在的精神比起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来已经好了些许,由此可见,这能量是好东西就对了。 老谢走了,杨泽并没有问太多事情,自己活了两世,有些事情知道个大概,也就能够猜出来了。   杨德一,此人和他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这个杨德一是杨家一位长老的孙子,年纪和杨泽相仿,但因为是杨家旁系,所以在杨家中能够得到的资源比起杨泽就少多了。   但其天赋却是比杨泽好,用着比杨泽少的资源,同样是修炼海心诀,却是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将海心诀第一层修炼到顶峰了,只差一步,便可以练出真气,将海心诀第二层练成,踏入引气境。   同时这杨德一还主动去抱住了杨泽的大哥,杨海的大腿。   平日里为了讨好杨海,可是费尽了心思,知道杨海不喜杨泽,更是没有少针对杨泽。   所以杨泽才会一听到家族中有对自己不好的言语,一下子便猜出是这人了。   不过这次的事情听来倒是不小,那打理杨家的产业,看似是重用他,实际上是将他调离了杨家的核心圈子。   他们几个兄弟年纪还不是很大,若是在这个时候被调离杨家的核心圈子,那在家族中的声望就会因此降低不少,未来恐怕再难掌握家族大权。   “不对,父亲平日里虽然不重视我,但也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他也不可能现在就扶持大哥上位,这背后,恐怕有人在作祟!”杨泽喃喃自语道,心中一个个面孔已经是快速浏览过去了。   “杨德一的爷爷!” ……   第二天一早,杨泽才刚刚起床的时候,他的房门就被打开了来,一个粗眉国字脸的黑衣中年男子就已走了进来。   一见到这个人,杨泽的内心震了一下,此人就是他的父亲,杨家家主杨元震!   也是杨家的第一高手,整个杨家的基业,可以说差不多都是此人打下来的。   杨元震的出现很突兀,杨泽先前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两人的实力差距,还是太大了,杨泽的心中很是不明白,为何父亲现在会过来。   “看来老谢倒是没有说谎,你最近的确比以前勤劳多了,以前的你可不会这么早就起来,坐下来吧,为父今天过来,是有事情要跟你说的。”   说话间,杨泽已经是跟着杨元震一起坐了下来。   “面色红润,气息沉稳,看来这段时间练功有成效了,来,平日里练功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提出来,为父今天好好帮你解答一下。” 点击查看ACOMMON.XYZ

“好,我就给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   没有拒绝,杨元震盘膝坐在了房间中的蒲团上面,开始运功,他身上的气息也因此开始波动了起来,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气势渐渐地变强起来。   杨泽往后退了几步出去,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运功的杨元震,只是十多息的时间,他的眼眸深处就出现了一丝喜色。   尽管以他的眼力无法完全看透杨元震,但他根据他观察黑石中灰色身影的这些时日以来,杨元震在海心诀的造诣上,不如灰色身影。   “发了,我手上的海心诀真的是完美的海心诀!”杨泽的心中十分激动,但他没有流露出半分。   没有多久杨元震就演示结束了,他完全不担心杨泽会借着这个时候将海心诀给学走,还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有哪个天才可以看人运功就学会内功心法的。   只是他不知道杨泽的真正目的,借着杨泽又装模作样的提出了几个修炼海心诀中遇到的问题,杨元震都是一一帮他解答了。   直到过去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这场问答才结束了。   “父亲今日的指导让孩儿未来可以少走一大段的弯路,多谢父亲指导,还不知道今日父亲来,是有什么事情。”话锋一转,杨泽问了出来,他可一直没有忘记杨元震是来说事情的。 而他这一问出来,杨元震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了,正色说出了一番话来,却是让杨泽的脸色大变。   “是这样的,家族最近在北城有处产业闲置着,我想让你去打理一下,至于待遇,绝对不会亏待你,会按照最高的待遇给你的。   而且你去打理这处产业,我会尽量将大头的抽成留给你,除此之外,也会派八个引气境的好手给你打下手。   对了,老谢你也可以带过去,老谢的身手在家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有他在,你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障。   这样的话,数年的时间下来,你也绝对会积累出不少的财产,足够你过完这一生了。”   “为什么?父亲这是为什么?”杨泽的语气满是不解,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他,完全就是指派一样。   杨元震来这里,完全就是来宣布的,不给他任何机会。   这是要赶他离开杨家了,按照杨元震的意思是要他去打理几年那处产业,然后再将他移走,再回来这里,估计是难了。   就算是老谢提前透露过一点风声,他也没有想到会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杨元震的面色有些复杂,想了一下,随即才开口。   “本来不想跟你说的,但是这件事情你早晚会知道,再加上你都开口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吧。   半年后,舞阳武院将要到渔阳城招收弟子,我们杨家正好有一个名额,可以参加考核,我决定到时候就在你们兄弟三人中选出一人,去参加这场考核,若有人能够通过考核,从此就将成为舞阳武院的弟子!” “不可能的事情,你大哥的功力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同辈人能够胜过他的,渔阳城中也没有几个,你还是死心吧。”   “我可以答应父亲安排的一切,但是我希望父亲能够答应我一个请求。”   “说吧,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能答应你。”   “我想修炼黑虎刀法,另外三个月后,我希望能够和大哥比试一场,不管输赢,那时我都会接受安排。”   杨泽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杨元震沉默了,但是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杨泽的请求,因为在他的心里,杨泽是不可能打败杨海的。   黑虎刀法,他也传给杨泽了,看来杨泽早就知道了杨海在修炼黑虎刀法的事情,不然也不会提出这个要求,想要一场公平的比试。   杨元震走了,而杨泽的内心,现在也是非常复杂,突破的喜悦在这个时候荡然无存。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看出了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他现在也是放手一搏。 西洲人不归,春草年年碧。 一起来看ACOMMON.XYZ

有外挂在身,他若是能够进入武院,有极大的可能能够成为一方强者的,他不想轻易放弃这个机会,到了这个世界,有机会摆在自己面前,那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凭借黑石,三个月后打败杨海,不是做不到的事情,若是那时候他赢了,杨元震改变主意,可以去参加考核的人,那就是他了。   即便最后还是不行,他得到了黑虎刀法,再加上海心诀,在渔阳城中拼出属于自己的基业的可能性,也会增大几分。   大早上出了这个事情,杨泽也没了心情再静心修炼,而是到了院子里打起了拳。   随着他的功力长进,一拳打出,空气抽了一下,拳风呼出,颇有声势。   没有停止,杨泽一拳拳接着打了出去,他所打的也不是高深的拳法,而是他小时候练习的最基础的拳法,现在被他耍来,倒也有几分样子。   一直等到了太阳落下去后院子里的声音才停了下来,浑身是汗的杨泽才肯进屋修行。 ……   第二天杨泽走出了院子,来到这里一个月了,他还没有出去转转,今天想在庄园里面转转。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房门,一个穿着黑色劲装,年纪看起来与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   见到杨泽出来,这个灰衣男子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不是很友好的笑容。   “呦,看来我今天还来对了,没有想到我们的缩头乌龟二少爷今天还敢走出来。”杨泽还没有开口,这灰衣男子先说话了。   “杨德一,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玩这些把戏。”杨泽的眼中满是厌恶,此人就是那杨德一,看来是得到了他要和杨海比试的消息了,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   “怎么了,敢挑战大少爷,结果见到我就想逃走啊,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就趁早走吧,别三个月后丢人现眼,要不然,今天先跟我来练两下子?”杨德一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 老谢走了,杨泽并没有问太多事情,自己活了两世,有些事情知道个大概,也就能够猜出来了。   杨德一,此人和他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这个杨德一是杨家一位长老的孙子,年纪和杨泽相仿,但因为是杨家旁系,所以在杨家中能够得到的资源比起杨泽就少多了。   但其天赋却是比杨泽好,用着比杨泽少的资源,同样是修炼海心诀,却是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将海心诀第一层修炼到顶峰了,只差一步,便可以练出真气,将海心诀第二层练成,踏入引气境。   同时这杨德一还主动去抱住了杨泽的大哥,杨海的大腿。   平日里为了讨好杨海,可是费尽了心思,知道杨海不喜杨泽,更是没有少针对杨泽。   所以杨泽才会一听到家族中有对自己不好的言语,一下子便猜出是这人了。   不过这次的事情听来倒是不小,那打理杨家的产业,看似是重用他,实际上是将他调离了杨家的核心圈子。   他们几个兄弟年纪还不是很大,若是在这个时候被调离杨家的核心圈子,那在家族中的声望就会因此降低不少,未来恐怕再难掌握家族大权。   “不对,父亲平日里虽然不重视我,但也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他也不可能现在就扶持大哥上位,这背后,恐怕有人在作祟!”杨泽喃喃自语道,心中一个个面孔已经是快速浏览过去了。   “杨德一的爷爷!” 江风吹巧剪霞绡,花上千枝杜鹃血。 ACOMMON.XYZ 读书犹自力,爱日似儿时。

发布于 2023-09-23 21:35:36
收藏 485
分享 074
评论 403
点赞 795
目录

    0 条评论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